特朗普与巴拉克的宿怨:特朗普与一位40年的密友

  亿万富翁汤姆·巴拉克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是近40年的密友和知己——例如,这两人关系曾非常亲密,以至于在他父亲弗雷德·特朗普的葬礼上,巴拉克安慰了特朗普。

  但现任和前任白宫官员表示,这位富有的加州投资者与特朗普之间的亲密关系已严重破裂,特朗普与这位40年的密友断绝了一切联系,两人已不再联系。导致这两人分道扬镳的关键问题在于:巴拉克作为特朗普2017年就职委员会主席的角色,目前,检察官正在对该委员会进行调查。

  据一名高级官员透露,特朗普“真的很沮丧”,因为有报道称,在让一些外国人和其他人通过花钱更容易接近特朗普和他的小圈子,以及就职典礼的部分资金是否被滥用方面,巴拉克发挥了某些作用。这位官员说道:“特朗普看到有关总统就职典礼的所有消息,以及那些试图购买访问权限,以及如何购买访问权限,都感到非常惊讶,因为特朗普根本就没有得到这笔钱。”尽管特朗普就职委员会,在特朗普位于华盛顿的酒店花了150多万美元。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巴拉克和特朗普就认识了,当时,时任房地产和私募股权公司柯罗尼资本的首席执行官兼执行主席的巴拉克,帮助特朗普以将近4.1亿美元的价格出售了纽约的广场酒店,这是特朗普未能成功偿还债务后被迫拍卖的一处房产。特朗普于1988年在《纽约杂志》上登了一则整版广告,声称这笔交易“极不划算”,而且,“我永远无法证明我付出的代价是合理的”。

  现年72岁的巴拉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和73岁的特朗普,曾在他离婚和孩子出生等“温柔时刻”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作为2016年竞选活动的主要筹款人,在克利夫兰的大会上,巴拉克热情地谈到了他的密友——他奉承地说道,这位纽约房地产大亨在商业交易中,“像施坦威钢琴一样”弹奏他。

  在特朗普执政初期,这位新上任的总统经常向他的老密友巴拉克寻求建议,据这位高级官员的说法,特朗普和巴拉克有时一天会联系好几次,特朗普经常在深夜给巴拉克打电话,寻求建议,然后闲聊。多年来,特朗普一直盛赞巴拉克的商业头脑;在2005年接受《财富》杂志采访时,特朗普曾表示,“汤姆·巴拉克对未来有着惊人的洞见,他有能力预见到他人无法预测的未来。”

  但他的建议并不总是那么完美,根据前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的报告,巴拉克建议特朗普雇佣他的老密友保罗·马纳福特,马纳福特最初加入特朗普总统竞选团队,只是为了让特朗普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的竞选之路变得平坦。在科里·莱万多夫斯基被解雇后,马纳福特继续在竞选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但他本人却因为媒体对他在乌克兰的商业交易的审查而被特朗普解雇,后来又因这些行动被起诉。

  特朗普与巴拉克的宿怨:特朗普与一位40年的密友断绝了一切联系,随着其他检察官深入调查巴拉克在就职委员会的不当行为时,特朗普私下里对他的导师兼密友产生反感。今年7月,《纽约时报》报道称,布鲁克林美国检察官办公室的公共诚信部门,正在调查巴拉克是否违反了要求说客在为外国利益集团工作时必须进行登记的法律,不过,他并没有被指控犯有任何不当行为。《纽约时报》报道称,检方尤其重点调查特朗普的就职典礼,是否允许来自中东的外国人利用空头捐赠者为就职典礼捐款。(所谓空头捐赠者,是安排一些凑数的选民从真正的捐赠者处获得资金,然后再捐赠。)

  据一位高级官员透露,特朗普很惊讶地发现,就职委员会向纽约的社会规划师斯蒂芬妮·温斯顿·沃尔科夫支付了2600万美元,她之前与第一夫人梅兰妮娅·特朗普关系密切,直到去年年初,沃尔科夫是梅兰妮娅在白宫的高级顾问。但是,根据《名利场》今年早些时候审查过的文件显示,这笔钱中只有50万美元归沃尔科夫本人所有。

  为特朗普就职委员会筹集的资金,达到了创纪录的1.07亿美元,都是为了支付就职典礼的有关费用,但它来自许多个人和企业,根据这位高级官员的说法,在2016年竞选期间为特朗普筹集资金时,巴拉克无法说服他,去为竞选活动或外部团体提供资金。

  这位人士说道:“很多人开始觉得特朗普不太可能获胜,他们就像‘天啊,我最好寄张支票’。他们寄张支票到就职典礼上,就像‘看看我,这是六到七位数的支票,我参与其中,我支持你当总统’。可是,在三天前,你还不支持他竞选总统啊!”

  特朗普与巴拉克之间的宿怨可能不会太持久,众所周知,特朗普会攻击盟友和密友,但几个月或几年之后,就会把他们拉回来,并争取重归于好,但就目前而言,很明显,这一裂痕是严重而深刻的。白宫拒绝就此事置评,但巴拉克的发言人欧文·布莱克西尔弗则驳斥了有关这两人不再友好的说法。

  在一份声明中,布莱克西尔弗指出:“巴拉克和特朗普之间的关系没有改变,他们是40年的密友,汤姆·巴拉克非常尊敬特朗普总统,因为他在非常艰巨地履行美国总统的职责。就像在过去50年里每周7天、每天24小时地工作一样,特朗普肩负着发展美国经济的责任,巴拉克在每周7天、每天24小时内,肩负着保障他在26年前所创建的企业可持续发展的责任。”

  尽管如此,据了解巴拉克的人的说法,在过去6个月里,巴拉克减少了在华盛顿的活动,最近“很少在华盛顿露面”,不过,在7月份早些时候,巴拉克出席了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穆努钦最近为卡塔尔国王塔米姆·本·哈马德·阿勒萨尼举办的晚宴。巴拉克还经常参加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举办的晚宴或派对,但最近从未参加过。

  了解巴拉克的人表示:“特朗普最不需要的就是与另一个面临审查和潜在道德问题的人进行密切联系。”外界对巴拉克的严厉关注,远并不再局限于他在特朗普就职典礼上的作用,巴拉克是黎巴嫩裔美国人,与多位中东领导人关系友好,他被指控在与特朗普的交往中,促进了他自己的商业利益。

  最近由众议院监督和改革委员会发布的一份报告表明,巴拉克曾与人脉广泛的阿联酋商人拉希德·马利克合作,为特朗普在2016年发表的能源演讲提出建议,以便出台对中东更有利的能源政策。

  根据众议院监督和改革委员会的调查,据称巴拉克还敦促特朗普政府为沙特提供敏感的核技术,同时试图从一项潜在协议中获利。据这位高级官员的说法,特朗普饶有兴趣地阅读了《华尔街日报》关于这份报告的文章。防核扩散专家反对这样的协议,因为他们担心,这将使沙特更容易获得核弹,从而加剧与伊朗的竞争。

  这位高级官员表示,6月底,巴拉克在巴林举行的中东和平会议上发表讲话时,特朗普的女婿、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在特朗普的轨道内“肯定扬眉吐气”,原因是他被包括在内,该会议由库什纳组织。

  这位高级官员表示,6月25日至26日在巴林首都麦纳麦举行的中东和平会议,该会议力推特朗普的女婿、总统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提出的解决巴勒斯坦与以色列问题的所谓“世纪协议”经济方案,巴拉克也在该会议上演讲,宣扬库什纳的“世纪协议”。

  联邦检察官已经调查了巴拉克或其他人是否违反了有关法律规定,要求公开披露代表外国政府或实体影响美国政策或公众意见的努力,据报道,马纳福特、前特朗普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和前竞选副经理里克·盖茨,都违反了该法律。据《纽约时报》报道,今年6月份,在布鲁克林的美国检察官办公室工作的公共诚信检察官采访了巴拉克,作为调查的一部分,尽管是应巴拉克的要求。

  巴拉克的发言人表示,巴拉克已全面配合调查,他的律师已与司法部取得联系。其发言人表示,司法部已证实对巴拉克没有进一步的问题,布鲁克林的美国检察官办公室发言人拒绝置评。巴拉克配合了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人对调查特朗普的要求,巴拉克的发言人认为,这是“重要的工作”。

  前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的调查团队,也对巴拉克产生了怀疑,作为他调查特朗普与俄罗斯关系的一部分,白宫内部也注意到了这一点。特朗普与巴拉克关系中的另一个矛盾点在于,他的公司殖民地北极星公司的一直为盖茨发工资,每月工资为20000美元,直到盖茨因洗钱和违反外国游说和税法而被起诉,据《纽约时报》报道,盖茨承认了两项指控,并成为了穆勒的明星证人。

  据这位高级官员的说法,在特朗普执政之初,巴拉克曾数次将盖茨带到白宫,甚至在特朗普敦促他的密友解雇盖茨之后,巴拉克也一直在给他发工资,因为他“运气不好”,而且“一分钱也没有”,而盖茨又不肯离开。去年夏天,在有关马纳福特的审判中,盖茨承认,他可能从特朗普的就职委员会那里挪用了资金,而就职委员会是他在帮忙管理的,盖茨和他的律师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特朗普与巴拉克的宿怨:特朗普与一位40年的密友断绝了一切联系,几名消息人士称,特朗普与巴拉克发生争执,甚至在有关就职委员会的负面报道之前就开始了,截至目前,亿万富翁巴拉克尚未向特朗普的连任竞选团队捐款。白宫前高级官员表示:“巴拉克会告诉他所不愿意听的事实,因而特朗普不再和他联系了。”

  巴拉克还对特朗普执政期间的表现发表了一些批评言论,并在特朗普执政的第一年表示,他的密友本应该做得“比这更好”(指特朗普对穆斯林和移民的言论),他对其中一些言论感到“震惊”和“失望”。

  在特朗普执政之初,据另一位与特朗普关系密切的人说,特朗普“厌倦”了巴拉克,因为他觉得汤姆·巴拉克一直在他身边晃悠,他对汤姆·巴拉克想成为中东特使感到有点不安,然后他想成为驻阿根廷大使,在特朗普不想这样做之后,巴拉克又想成为驻墨西哥大使,这位人士补充称:“他只是有点迫不及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