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妹?亚洲女飞人? 韦永丽:对手太强已尽力

  8月30日晚,亚运田径项目的最后一个比赛日,当巴林的纳萨尔在最后10米反超袁琪琪冲过终点后,中国女子接力队主力韦永丽在雅加达“赢下金牌”的愿望彻底破灭了。

  相比于四年前在仁川的一飞冲天,这样的成绩与自己的期待多少有些落差,不过,走下赛场的韦永丽依然带着腼腆而释然的微笑。

  这位不满27岁的广西姑娘如今是中国短跑队的“一姐”,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扛着“亚洲女飞人”的头衔。

  这些年她带领中国短跑女队止住颓势,跑进11秒大关,跻身亚洲历史女飞人前五位,甚至在今年带领接力队追平亚洲史上第二快成绩……

  “我们真的尽力了,已经发挥到极致,但是对手真的太强了。”走下赛场的韦永丽没有为错过金牌找太多的借口,“我之前跑了6枪,现在我能顶下来,我觉得已经成功了。”

  韦永丽面对着媒体记者的提问,很坦诚,也很平静,“现在我能力还是有点差。”

  事实上,韦永丽的能力并不差,以韦永丽在2018年前8个月的状态来看,她本可能卫冕女子100米金牌。在当时的100米预赛结束后,韦永丽当时的成绩是11秒32,高居第一位。稳定的起步、流畅的节奏,让她一度在最后10米放慢了速度。

  在那场比赛的混合采访区里,媒体记者们将她和梁小静围住,大家追问韦永丽的问题基本上和苏炳添之前面对的差不多,都是“金牌和成绩哪个更重要”。

  “我最大的对手没有别人,就是我自己。”韦永丽当时确实信心十足,“目标肯定是金牌,不用想其他的。”

  不过,在决赛里,巴林的21岁小将奥迪昂和印度的22岁女飞人查德在韦永丽的身边展现出了强大的竞争力,她们在最后时刻反超了韦永丽,先后冲过100米跑道的终点……

  而在两天后的女子200米赛场上,又是这两名女飞人,稳稳占据着金牌和银牌的位置。

  6天7枪,这样的高强度赛程对于韦永丽的状态来说,确实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在女子4×100接力的预赛里,韦永丽没有出场,而在决赛的跑道上,她对抗着比她年轻了5岁的奥迪昂。韦永丽没有太多优势,但是也没有落在下风。

  可惜,最后一棒,巴林的纳萨尔太过强大,她的冲刺将时间定格在42秒73,帮助巴林打破了中国保持的赛会纪录。而之前的那个纪录,正是韦永丽和队友在2014年的仁川创造的。当时的最后一棒是韦永丽,一骑绝尘,领先第二名超过10米。

  “其实今天交接棒特别顺。但对手比我们强,我们只能接受,我们都是第一次接触,以前不知道她。”

  结束了雅加达亚运会的全部征程,韦永丽的2018赛季也将接近尾声。即便没能够赢下期待的金牌,她在这个赛季的表现也足以用“惊艳”来形容。

  一个半月前,在瑞士日内瓦拉绍德封田径场上,韦永丽在百米赛道上风驰电掣,冲过终点后,她的成绩定格在10秒99。

  “比赛过去挺久了,但是我现在还是不敢相信自己能跑那么快,我当时跑下来,旁边的人都过来祝贺我,但是我当时还不敢相信。”如今回忆起那场比赛,韦永丽印象最深的就是自己的手一直在抖。

  “我有信心能跑在11秒15到11秒20之间,但没有想到能到11秒左右这个成绩,决赛时11秒07的成绩也是非常不错的。”

  一次性将自己的成绩提高0.25秒,这样的“飞跃”确实让很多人感到惊讶,毕竟,在女子100米的亚洲历史上,中国只有李雪梅在1997年创造了最快的10秒79,然后是刘晓梅的10秒89,韦永丽的这个成绩可以排进亚洲前五名。

  即使放到全世界的短跑历史上,韦永丽也只是第105位跑进11秒大关的女飞人……

  不过,如果了解韦永丽这些年的成长历程,“跑进11秒”的突破相比于她这些年的经历,也没有那么惊奇。

  1991年,韦永丽出生在广西柳州鹿寨的一户农家。年幼时,父母在山上种地时,她就经常往山上送水送饭。家离学校6公里,韦永丽上下学全靠脚力。

  也正因如此,她从小就在跑步上展现出了天赋。韦永丽曾在接受采访时毫不避讳,“以前就喜欢跑步。我在山上跑来跑去,给家里放牛什么的,腿上比较有劲。小时候小朋友都不喜欢跟我玩游戏,因为我跑得太快了。”

  从小学的田径运动会上被教练相中到成为运动员,韦永丽这一路并不算坦途。九年前,由于编制等各方面的问题,韦永丽总是无缘进入青年队。而进不了区队,家里又承受着很大的生存压力。韦永丽自己感觉前途渺茫,渐渐起了放弃短跑的念头。

  2009年1月,这个倔强的小姑娘孤身跑到广东打工,“当时就想着去酒店里面当个服务员,刚去了几天而已,还没有打上工,之后就又回到了广西。”

  但随后仅仅用了两年时间,韦永丽就在全国赛场上展露了头角;又用了两年,韦永丽在2013年的亚洲田径锦标赛上,她以11秒29拿到了“亚洲女飞人”的称号,创造了近12年来全国女子100米的最好成绩。

  从9年前正式开始生涯之后,曾经的中国短跑领军人物的田玉梅就一直陪伴着韦永丽,不仅指导她跑步技术,也像母亲一样帮助她的生活。

  韦永丽很幸运,在2013年进入国家集训队之后,她就被编入了跳远组,跟着如今苏炳添的外教兰迪·亨廷顿训练。

  在随后的几年时间里,她的状态虽然起起伏伏,但是技术上的调整和改变,让她的成绩稳步提升,在大赛上保持着良好的状态。

  2015年的北京田径世锦赛,韦永丽把自己的最好成绩从11秒29提高到了11秒27。2017年,她又在新人崛起的全运会上,赢下了女子的“百米飞人大战”。

  2018年,韦永丽加入了美国名帅雷诺·雷德尔的麾下,而和韦永丽一起训练的还有荷兰女飞人斯佩尔斯和英国女飞人亨利。

  “雷诺教练在训练方面有独特的地方,每堂训练课都要求我用最快的速度去跑,激发我的潜力,从准备活动开始就一直用快速的,从身体素质、腹肌、核心力量上面都长了很多。”

  在亚运前的集训中,雷诺教练曾对韦永丽说过这样一句话,“截止到现在,你已经跟全世界最好的短跑教练都训练过了,我是最后一个,因为我是最好的,所以你一定会更好的。”

  韦永丽自己说,同样在今年先后创造了亚洲纪录的谢震业和苏炳添是自己进步的动力。

  “苏炳添最大的特点就是特别勤奋,知道自己要什么,然后怎么去训练,这样的精神也总能够刺激到我。”

  “他对我最大的帮助是在节奏上面,我会跟他一起做准备活动,热身的时候跟着他的节奏跑。而谢震业指导了我起跑的问题,我现在的那个起跑进步了很多。”

  其实,个人成绩上的滑落,对于韦永丽而言,可能并不算是一件坏事。失败带来的是经验、教训和未来的进步。

  尽管韦永丽的10秒99是近20年来亚洲女子的最好成绩,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已经“独步亚洲”。毕竟,一次跑进11秒,只能说明韦永丽有这样的潜力,但是并不是稳定水平。

  “我想要先稳定一下自己的成绩,因为我是直接从11秒24突然跑到10秒99的,其实这个跨度是很大,一次的成绩并不能代表什么,一定要稳中再提高。”

  作为中国田径队短跑“一姐”,韦永丽还需要带领着中国短跑女队一路奔向东京奥运会。两年后,她即将29岁。那时候,正值自己“黄金年龄”的她将再次冲击奥运会的决赛跑道。

  但21岁的巴林女飞人奥迪昂和22岁的印度女飞人查德,都将在未来几年成为韦永丽在跑道上最强力的竞争者,她们也很有可能站上奥运会的舞台。

  2016年在里约,当时状态正佳的韦永丽留下了不小的遗憾。不少教练和队员期待着她能跑出“破11秒”的成绩,但是她在大赛中却没有调动出自己的最好状态,以11秒48结束了第二次奥运之旅。

  “你还要继续练吗?”一位和韦永丽相熟的记者曾经透露,国家田径队征求过韦永丽的意见,她给出的回答很简单,“当然,还没破11秒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