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阳分析纪托应该是兰花门的眼线

  自古以来,便有三教九流之分,于是便渐渐延伸出了无数的行当。但还有一些不入天下百行的门道,却也存在于三教九流之中。其中最具传奇色彩最有代表性并且组织庞大的八门行当,被人称为江湖外八行!它们分别是千门、盗门、索命门、兰花门、神调门、蛊门、红手绢、机关门。本书所写的就是以千门主将高阳为主线展开的这江湖外八门与沈万三后人之间的恩怨纠葛以及这九股势力之间围绕《永乐大典》展开的明争暗斗,然而到最后却发现这里面竟然蕴藏着一个巨大的骗局……

  高阳安排张磊去见丁八爷,并且带去了一句话:柳七的话只能信一半!丁八爷得知后陷入深思。

  高阳这时盘算着,按时间来看,张磊的工作已经进行完了。到了该去南京的时候了,千门主将带着新的身份又踏上了旅程。以前他只不过是通缉犯,如今又成逃犯了。以他的身手,很容易就从监狱逃脱。

  高阳来到王龙生住所的时候,把王鸽子惊得够呛,看着老伙计愣了足有十秒才高声道:“什么情况?你怎么出来了,原计划不是我带磊子去捞你吗?”高阳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后道:“红袋子有吗?”王龙生听罢急忙起身去柜子中找袋子,高门主把身上的衣服连内衣内裤都脱下来拿在手中。“老高,中间出什么变故了?”王龙生问。

  高阳淡淡道:“没啥大事,在号子里遇到两个老合,中间我就改了一下计划。”一身黑色的休闲装上身之后,高阳又走到镜子前看了一下自己,随后回头对老王说道:“把妖妹准备的东西给我!”看来这些物件王龙生早已放得妥妥当当了,高阳刚把话说完,王风将就已经拿出来一个粉色的小包袱递了过来。高阳在自己脸上摆弄了起来。

  “老高,妖妹那边中午传话过来了,灿阳的事还算顺利,估计明后天就可以动身前往南京。张磊从八爷那里撞了灰,不过事情办得倒是不错,我想丁八那老爷应该会明白你的意思吧。”王龙生沉思一下继续道:“北京方面出了点儿事情,纪托不见了!”

  “啊?”听到前面的那些消息高阳都是头也不回地“嗯”一声,当高门主听到纪托不见了后,猛然转过头来道:“什么?”易容皮顿时在脸上裂开。王龙生也被高阳忽然的情绪调动搞茫然了,急忙问道:“怎么了?我想如果是盗门下的手,纪托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高阳道:“不是盗门,看来这次我们要输了!”

  王龙生不解道:“什么意思?”高阳摇头道:“你知道纪托是什么人吗?”王龙生被高阳这个问题搞得莫名其妙:“啥什么人?磊子女朋友啊。”高阳苦笑道:“她的身份太多了,而且和这次的事联系也太大了,如今……唉!”

  王龙生不禁急得追问道:“啥意思?”高阳揉了揉眼睛道:“纪晓岚是编撰《四库全书》的主编人,《四库全书》脱身《永乐大典》,如果说除了外八行的门人还有人知道《永乐大典》去向的话,纪家传人就是一个。”在王龙生的愕然下高阳继续道:“如果我分析不错的话,纪托应该是兰花门插进来的眼睛,这个时候她离开,说明兰花门一定要有动作了。”

  王龙生不解道:“兰花门?你早就知道她是兰花门的人?”高阳点了点头。王龙生继续问道:“这跟我们千局又有什么关系?”高阳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千门八将聚首后的第一局真的要输了吗?

  “安排一下,我晚上走!”吃了两块妖妹留下的糖果后,高阳的声音产生了变化。“走?”王龙生不解地说:“既然大局可能有变化,我建议你还是等妖妹她们一起吧。”“我必须先去,没有纪托这件事,我也要先去,因为盗门此次必然请了徐老头出山,以徐老头的能力一个星期肯定可以找到我们在南京安排的位置。”

  夕阳已被高楼遮掩,但天色却依然明亮……高门主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电话那边道:“是小阳吧,办事回来了?”“还没,原姐吃过了没?”

  对方笑了笑:“这都什么话题?有事吧?”高阳声转低沉说道:“我想问问你是否有事对我说!”电话那头语气不变但话却在一声叹息后才响起:“我就知道瞒不过你!”“这一局,注定没有赢家!”高阳说罢挂断了电话。

  南京,一寺庙外笼罩着一层七彩光环。寺庙内外八行门人全都聚集,被红门门将施展的“海市蜃楼”所包围。寺外,有三伙人站着。他们看着七彩光映照的寺庙,谁都没有上前一步。沈舒原和一名女子站在寺前,两人都没有说话。在沈舒原后面一里左右,丁八爷坐在双杆子轿上,脸上满是兴奋之色。在寺后还有一伙人,为首的是被世界杀手组织称为阎王使者的春坛主李天骄。

  “大姐,他们的人什么时候到?”问话的是站在沈舒原边上的女人。那人迟疑一阵又问道:“如果陈、董两位先生失手,那么……”没等这人把话问完沈舒原便开口道:“闭嘴!”声音虽不大,但却充满了威严。

  忽然,寺外来了四十多辆黑色的面包车。车都在沈舒原身边停住。车门几乎在同一时间打开,一个个全副武装的战士从车上迅速跳下。“沈老板,人都在里面?”为首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一身野战军装,肩牌被盖住,不知官职几何。“你们怎么带枪?”沈舒原道。那人笑道:“这些人……不带枪怎么能行,沈老板放心,你给的照片我已经都发下去了,绝对不会伤到你关照的人!”那人说完回头向已经排好队伍的四百人一摆手。

  “等等!”沈舒原高声道。但没有人听她的,接到中年人的命令后,这些精英全部四散开去,向寺庙包围。沈舒原随后跟身边的女人说道:“你去山下安排一下,我进去看看!”那女人一愣随后急忙道:“大姐,里面那么乱,两位先生又不在你身边,你怎么进去,我去喊人陪你!”沈舒原不理会那女人的反对,头也不回地说道:“按我说的去做!”沈舒原走远之后那个中年军人才拿起对讲机说道:“沈老板进去了,各小队注意,小心误伤。”

  红色遮天丝帕之下,最激烈的对决已经拉开了帷幕。“青龙摆尾!”神调门将石嵩高高跃起,直奔华亮而去,与此同时地上青龙的身躯,呈S形迅速舒展开来,大树一般的巨尾已经甩起。就在这时,从旷野的西北角忽然毫无预兆地飞来一把巨大的刀。柳门的刀法……

  高阳看得清清楚楚这是柳门的第五刀。这个世界上会用柳门七刀的人可谓不少。但第五刀以后这个世界上只有三个人会用。第一个不用说,当然是柳七。第二个是高阳本人。第三个学全了柳门刀法的,高阳在长白山的时候听七爷说过,这个人叫李天骄。据说李天骄已经近十年没有接过活儿了。见到这一刀后,高阳知道李天骄来了。

  这些想法瞬间在脑中一过,高阳随刀转头,映入眼帘的一幕,让高阳差点惊呼出来——沈舒原正迎面走来。“舒原小心!”喊出这四个字的是董明奇。他虽然焦急万分但却无法上前相助,因为青龙摆尾已到眼前。

  李天骄那一刀似乎要伤到沈舒原,高阳赶紧甩出一刀阻挡。但从陈玉琢的角度看,高阳这一刀正对沈舒原的前胸,于是陈玉琢反手打出一拳,正中高阳肩胛……

  此时,一阵清脆的枪响激起回声无数,红门门将中枪之后一头栽落,海市蜃楼的影像也开始出现晃动。高阳此时伤势不太重,他吩咐华亮赶紧撤离去找冷香。

  这时不仅是高阳等人急着脱身,就连在场中自以为占尽优势的关啸也在琢磨着抽身之计。刚听到枪声的时候,关啸还以为是沈家人带着热武器来搅局。可随后乱枪打起来后,关啸才听明白,这是特警队的专用枪。

  接引殿内,高阳半靠在供桌上,冷香蹲在一旁给哥哥轻揉肩头。冷香用九鬼洞天之术让外面的人看不到他们的所在之处,所以他们现在虽在寺内,但没人看得到他们。

  华亮于是问高阳道:“现在没有外人了,跟我俩说说,南京这一票到底是来玩什么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