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宁新闻网数字报平台-香城都市报

  不几天,甘贵德的姐夫王正朝出了监牢。半年后,王正朝虽还是因伪职的事被关了两年,但毕竟保住了一条命。当时甘贵德和姐夫具了些礼物,到大眼泉感谢赵国泰。赵国泰正在打点行装,准备回部队。见了面,甘贵德说:“赵师长,多亏你救了我姐夫,我带了几斤茶叶和黄花菜送你。”赵国泰见状,把甘贵德狠狠地骂了一顿,说:“瞎子,你把我看成什么人?别给我来这一套,你我已是朋友吗!”走时,赵国泰将三弟赵天胜,和四弟天福带到辽宁丹东去了。

  临行前,他又去了一趟青山叶家,劝赵炳煜将女儿交给他,带到东北去,说一个猛女带在家糟蹋了。赵炳煜就是不松口,他推说已在太平村陈家为女儿物色了个上门女婿,说这个女婿是中师毕业,很有文才。赵国泰说可以将他们一齐带走,两个青年人到东北发展空间大,肯定会有好前途。赵炳煜还是未答应,老是低头叹气。最后赵国泰怀着十分惋惜的心情走了。他回到部队,于7月间率部入朝与美军作战。

  时光匆匆,赵国泰回部队一晃就是十个年头。十年来物换星移,中国发生了多少事。家乡又有了哪些变化!他惦记着家乡,当时正是国家人为和自然双重灾害的1960年,饥饿成了全国人民的最大灾难。他时常写信询问家乡的情况,打听家乡群众生活怎么样了?

  1958年秋,中国大地高扬起总路线、,人民公社三面红旗。中央提出了各行各业,一天胜过二十年,赶英超美学苏联的狂热口号。钢铁元帅升帐,全党全民办钢铁;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不遵守科学客观实际,大搞所谓“种植试验”。粮食生产大放卫星的狂潮,铺天盖地。1959年,对和人民公社持不同意见的彭德怀向中央写了“”,在中共中央庐山会议上遭到严厉批判。当时任国家外联部部长的王稼祥,也对新成立的人民公社唱反调。他说,苏联人民公社垮台已是前车之鉴,人民公社这样史无前例的大事不经试点,就在全国穷乡僻壤全面铺开,肯定会出问题。王稼祥还对我国打肿脸充胖子,自己饿肚子,大量粮食和物资援外,提议要量力而行。后来,他因此被撤销了职务。

  然而,和人民公社是绑在一起的疯狂战车,一经发动后,在巨大的惯性作用下难以刹车。在农业生产上,违背科学客观实际,刮起大放高产卫星浮夸风,造成全国虚假粮食大丰收。中,最早的粮食高产卫星,是河南省信阳地区遂平县渣岈山农业社炮制出来的,新华社的女记者前去采访,对小麦亩产3821斤不相信,被当地干部和积极分子指责为左倾保守。后来得知,渣岈山农业社的小麦高产卫星,是社里干部指使社员中的积极分子,将21亩地割下的麦子,堆到3亩2分地里,将收下12000多斤麦子,算成了3亩多地的产量。最初,也有许多人不相信这一高产卫星,但由于当时的政治环境,绝大多数人为了明哲保身,只好保持沉默。《人民日后》编发了《卫星社放出小麦高产卫星》的报道,《中国青年报》和全国各省级报刊予以转载。

  河南的高产卫星放出后,农村根本不把粮食当一回事,许多农业社将打下粮食丢在田头地边,南方省市红薯杂粮根本无人收获。人民公社食堂敞开肚子吃饭,吃不完的饭菜就饱了猪的口福。放卫星带来的是高征购,农民连口粮种子也上缴了,农村粮荒就酿成了。(未完待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