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刘永词十首(经典代表作)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推荐于2017-12-16展开全部柳永- - 柳永很多作品都是长调,《少年游》和《木兰花》两个词牌名的词比较短。就是有一堆,但都是同一个词牌名,不知怎么样。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②初歇。都门帐饮③无绪, 留恋处,④兰舟摧发。⑤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⑥ 念去去千里烟波,⑦ 暮霭沈沈楚天阔。⑧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 杨柳岸、晚风残月。此去经年,⑨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 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⑩

  ①此调原为唐教坊曲。相传唐玄宗避安禄山乱入蜀,时霖雨 连日,栈道中听到铃声。为悼念杨贵妃,便采作此曲,后柳 永用为词调。又名《雨霖铃慢》。上下阕,一百零三字,仄 韵。

  ⑧暮霭:傍晚的云气。沈沈:深厚的样子。楚天:南天。古时 长江下游地区属楚国,故称。

  柳永多作慢词,长于铺叙。此词表现作者离京南下时长 亭送别的情景。上片纪别,从日暮雨歇,送别都门,设帐饯 行,到兰舟摧发,泪眼相对,执手告别,依次层层描述离别 的场面和双方惜别的情态,犹如一首带有故事性的剧曲,展 示了令人伤心惨目的一幕。下片述怀,承念字而来,设 想别后情景。多情自古伤离别,那堪冷落清秋节。念宵酒 酲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上二句点出离别冷落,今 宵二句,乃就上二句意染之。今宵酒醒何处,遥接 上片帐饮,足见虽然无绪却仍借酒浇愁以致沉醉; 杨柳岸、晓风残月,则集中了一系列极易触动离愁的意象 ,创造出一个凄清冷落的怀人境界。此去以下,以情会 景,放笔直写,不嫌重拙,由今宵想到经年,由 千里烟波想到千种风情,由无语凝噎想到更与 何人说,回环往复又一气贯注地抒写了相见时难别亦难 的不尽愁思

  伫倚危楼风细细,(2)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3)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4)对酒当歌,(5)强乐还无味。(6)衣带渐宽终不悔,(7)为伊消得人憔悴。

  (1)此词原为唐教坊曲,调名取义简文帝翻阶蛱蝶恋花情句。又名《鹊踏枝》、《凤栖梧》等。双调,六十字,仄韵。

  (5)对酒当歌:语出曹操《短歌行》。当:与对意同。

  (7)衣带渐宽:指人逐渐消瘦。语本《古诗》: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

  这是一首怀人词。上片写登高望远,离愁油然而生。伫倚危楼风细细,危楼,暗示抒情主人公立足既高,游目必远。伫倚,则见出主人公凭栏之久与怀想之深。但始料未及,伫倚的结果却是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春愁,即怀远盼归之离愁。不说春愁潜滋暗长于心田,反说它从遥远的天际生出,一方面是力避庸常,试图化无形为有形,变抽象为具象,增加画面的视觉性与流动感;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其春愁是由天际景物所触发。

  接着,草色烟光句便展示主人公望断天涯时所见之景。而无言谁会句既是徒自凭栏、希望成空的感喟,也是不见伊人、心曲难诉的慨叹。无言二字,若有万千思绪。

  下片写主人公为消释离愁,决意痛饮狂歌:拟把疏狂图一醉。但强颜为欢,终觉无味。从拟把到无味,笔势开阖动荡,颇具波澜。结穴衣带渐宽二句以健笔写柔情,自誓甘愿为思念伊人而日渐消瘦与憔悴。终不悔,即之死无靡它之意,表现了主人公的坚毅性格与执着的态度,词境也因此得以升华。

  贺裳《皱水轩词筌》认为韦庄《思帝乡》中的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疑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诸句,是作决绝语而妙者;而此词的末二句乃本乎韦词,不过气加婉矣。其实,冯延已《鹊踏枝》中的日日花前常病酒,镜里不辞朱颜瘦,虽然语较颓唐,亦属其类。后来,王国维在《人间词语》中谈到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境界,被他借用来形容第二境的便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大概正是柳永的这两句词概括了一种锲而不舍的坚毅性格和执着态度。

  望处雨收云断,凭阑悄悄,目送秋光。晚景萧疏,堪动宋玉悲凉。水风轻、苹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遣情伤。故人何在,烟水茫茫。

  难忘,文期酒会,几孤风月,屡变星霜。海阔山遥,未知何处是潇汀!念双燕、难凭远信,指暮天、空识归航。黯相望,断鸿声里,立尽斜阳。

  此词写羁旅行役中对朋友的思念之情,望处二字统摄全篇。一起写雨收云断,暮色苍茫景象,自然逗起宋玉悲秋的联想。面对肃杀摇落的秋景,词人剪取其中最典型的水风、苹花、月露、梧叶,而用轻、老、冷、黄四字加以形容,便见得秋光满纸。遣情伤三字转到怀念故人之思。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俺留?想佳人妆楼顒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

  潇潇暮雨,洒遍江天,直洗出一片清秋天地。雨过后。渐觉霜风凄紧,秋意一阵紧似一阵。词人独立高楼,极目远望,关河冷落,夕阳残照。风雨过后,到处红衰翠减,韶光休矣。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似与词人默默相对。

  不忍登高临远,因故乡邈渺不可见,而望乡又总使人归心难收。更遥想佳人,此刻亦独立妆楼举首凝亡命望,多少次天际识归舟,总是一场空!美人迟暮之悲,和红衰翠减之悲,亦打成一片。佳人又怎知道,此时此刻,我与你正一样凝愁相望。

  ???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萧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 鉴赏:这首词一反柳永惯常的风格,以大开大阖、波澜起伏的笔法,浓墨重彩地铺叙展现了杭州的繁荣、壮丽景象,可谓承平气象,形容曲尽(见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这首词,慢声长调和所抒之情起伏相应,音律协调,情致婉转,是柳永的一首传世佳作。

  ??? 开头三句,入手擒题,以博大的气势笼罩全篇。首先点出杭州位置的重要、历史的悠久,揭示出所咏主题 。三吴,旧指吴兴、吴郡、会稽。钱塘,即杭州。此处称三吴都会,极言其为东南一带、三吴地区的重要都市,字字铿锵有力。其中形胜、繁华四字,为点睛之笔。自烟柳以下,便从各个方面描写杭州之形胜与繁华。烟柳画桥,写街巷河桥的美丽;内帘翠幕,写居民住宅的雅致。参差十万人家一句,转弱调为强音,表现出整个都市户口的繁庶。参差为大约之义。云树三句,由市内说到郊外,只见在钱塘江堤上,行行树木,远远望去,郁郁苍苍,犹如云雾一般。一个绕字,写出长堤迤逦曲折的态势。怒涛二句,写钱塘江水的澎湃与浩荡。天堑,原意为天然的深沟,这里移来形容钱塘江。钱塘江八月观潮,历来称为盛举。描写钱塘江潮是必不可少的一笔。市列三句,只抓住珠玑和罗绮两个细节,便把市场的繁荣、市民的殷富反映出来。珠玑、罗绮,又皆妇女服用之物,并暗示杭城声色之盛。竞豪奢三个字明写肆间商品琳琅满目,暗写商人比夸争耀,反映了杭州这个繁华都市穷奢极欲的一面。

  下片重点描写西湖。西湖,蓄洁停沉,圆若宝镜,至于宋初已十分秀丽。重湖,是指西湖中的白堤将湖面分割成的里湖和外湖。叠山,是指灵隐山、南屏山、慧日峰等重重叠叠的山岭。湖山之美,词人先用清嘉二字概括,接下去写山上的桂子、湖中的荷花。这两种花也是代表杭州的典型景物。柳永这里以工整的一联,描写了不同季节的两种花。三秋桂子,十里荷花这两句确实写得高度凝炼,它把西湖以至整个杭州最美的特征概括出来,具有撼动人心的艺术力量。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对仗也很工稳,情韵亦自悠扬。泛夜弄情,互文见义,说明不论白天或是夜晚,湖面上都荡漾着优美的笛曲和采菱的歌声。着一泛字,表示那是在湖中的船上,嬉嬉钓叟莲娃,是说吹羌笛的渔翁,唱菱歌的采莲姑娘都很快乐。嬉嬉二字,则将他们的欢乐神态,作了栩栩如生的描绘,生动地描绘了一幅国泰民安的游乐图卷。

  接着词人写达官贵人在此游乐的场景。成群的马队簇拥着高高的牙旗,缓缓而来,一派暄赫声势。笔致洒落,音调雄浑,仿佛令人看到一位威武而又风流的地方长官,饮酒赏乐,啸傲于山水之间。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是这首词的结束语。凤池,即凤凰池,本是皇帝禁苑中的池沼。魏晋时中书省地近宫禁,因以为名。好景二字,将如上所写和不及写的,尽数包拢。意谓当达官贵人们召还之日,合将好景画成图本,献与朝廷,夸示于同僚,谓世间真存如此一人间仙境。以达官贵人的不思离去,烘托出西湖之美。

  此首,上片写景,下片抒情,脉络甚明,哀感甚深。起三句,点秋景。“暮雨”三句,记泊舟之时与地。“何人”两句,记闻笛生愁。“离愁”两句,添出草蛩似织,更不堪闻。换头,“为忆”三句,述己之远别及信之难达。“想绣阁”三句,就对方设想,念人在外边之苦,语极凄恻。“楚峡”三句,念旧游如梦,欲寻无游。末两句,以景结束,惆怅不尽。

  上片写女主人公池上凭阑的孤寂情景。秋天本易触动寂寥之情,何况“秋暮”。“乱酒衰荷,颗颗真珠雨”,比喻贴切,句中“乱”字亦下得极好,它既写出雨洒衰荷历乱惊心的声响,又画出跳珠乱溅的景色,间接地,还显示了凭阑凝伫、寂寞无聊的女主人公的形象。紧接着,以顶针格写出“雨过月华生,冷彻鸳鸯浦”两句。词连而境移,可见女主人公在池上阑边移时未去,从雨打衰荷直到雨霁月升。雨来时池上已无鸳鸯,“冷彻鸳鸯浦”即有冷漠空寂感,不仅是雨后天气转冷而已,这对女主人公之所以愁闷是一有力的暗示。

  过片“池上凭阑愁无侣”一句收束上意,点明愁因。“奈此个、单栖情绪”则推进一层,写孤眠之苦,场景也由池上转入屋内。此词妙在结尾二句别开生面,写出新意:“却傍金笼共鹦鹉,念粉郎言语。”荷塘月下,轩窗之内,一个不眠的女子独自在调弄鹦鹉,自是一幅绝妙仕女图。而画图难足的,是那女子教鹦鹉念的“言语”,不直写女主人公念念不忘“粉郎”及其“言语”,而通过鹦鹉学“念”来表现,实为婉曲含蓄。鸟语之后,反添一种凄凉,因鸟语之戏不过是自我安慰,又岂能真正遗志空虚。

  《金粟词话》云:“柳耆卿‘却傍金笼教鹦鹉,念粉郎言语’,《花间》之丽句也。”是说柳永此词的尾句,类花间派,语辞艳丽,各是异彩,如“真珠”、“月华”、“鸳鸯”、“金笼”、“鹦鹉”等皆具辞彩。然不同的是环境的华美不能掩盖人物心境的空虚,这样写恰有反衬的妙用。

  晚秋天,一霎微雨洒庭轩。槛菊萧疏,井梧零乱,惹残烟。凄然,望江关。飞云黯淡夕阳闲。当时宋玉悲感,向此临水与登山。远道迢递,行人凄楚,倦听陇水潺湲。正蝉鸣败叶,蛩响衰草,相应喧喧。 孤馆,度日如年。风露渐变,悄悄至更阑。长天净,绛河清浅,皓月蝉娟。思绵绵。夜永对景那堪,屈指暗想从前。未名未禄,绮陌红楼,往往经岁迁延。 帝里风光好,当年少日,暮宴朝欢。况有狂朋怪侣,遇当歌对酒竞留连。别来迅景如棱,旧游似梦,烟水程何限。念利名憔悴长萦绊。追往事、空惨愁颜。漏箭移,稍觉轻寒。渐呜咽画角数声残。对闲窗畔,停灯向晚,抱影无眠。

  柳永的《乐章集》以工于抒写行役羁旅见称。本刻画驿馆的旅思,正是其长技之所在。据词里提到“宋玉悲感,向此临水与登山”诸语,可知作于湖北江陵。柳永外放荆南,已经年过五十。由于他爱同伶工乐妓交往,不为宋仁宗所喜,久不调职,难立于朝,只得外放州郡小官,心情是很郁闷的。这种情绪也深深地反映到词里来了。 这首词是三片的长调。在结构上,作者以时间为线索,从傍晚、深夜直写到翌日破晓,脉络井井、有条不紊。先写凄清的秋绪,次写永夜的幽思,最后归结到厌倦于征逐名利的官场生活这一主旨上来。篇幅虽然庞大,却细针密线,层次清楚。 上片描写的是微雨刚过的薄暮景色。“晚秋”二字点出了时令是在九月。先从近景写起:秋雨梧桐,西风寒菊,点缀着荒寂的驿馆。“惹残烟”,一字一层。“烟”而曰“残”,见出梧菊凋零无复烟笼霭密的生意。“残”而曰“惹”,则见出其勉为弄姿摇曳枝头的眷恋之情,益发令人怜惜。它与晏殊的“槛菊愁烟兰泣露”(《蝶恋花》)相较,虽同一拟人技法,似更能拨动人们的心弦。传神就在一个“惹”字。“凄然”以下写远景。“夕阳闲”以无心的落照反衬上文。“闲”字下得好,对比强烈,是移情的手法。近人陈苍虬《临江仙》词“人间闲夕照,消得一雷锋”,可谓善于学柳。“倦听”以下,转写所闻:一个“应”字更把蝉鸣、蛩响彼此呼应的秋声写活了。词笔细入毫芒,非静察不能到。 中片深入一层,刻画此地此时的心理状态。月明夜静,一身孤旅,清宵独坐,怎能不勾起伊郁的情思来呢?“夜永对景那堪”,六字为句,“屈指”以下转入忆旧,纯乎写情。以虚衬实,放笔直书而不嫌率直者,以其情真意厚可以流转自如的原故。 下片“帝里”六句,写狂放不羁的少年生活,具体地补足了“暗想”的内容。仍用虚笔,与上片密衔细接,有陇断云连之妙。“别来迅景如梭”一句喝断,转写实景。词笔虚实相同,腾挪有致。以惜日的欢娱,衬出如今的落寞,烟村水驿,何限凄凉。经过一番铺垫与蓄势,然后引出了“念利名憔悴长萦绊”这一点睛之语来。为什么要抛亲别友,孤旅天涯,去受这份煎熬呢?不正是被区区的名利所羁绊么?难道这是值得的吗?就是这些往事的萦回,使他数遍更筹,听残画角,终夕难眠。结尾二句“停灯向晓,抱影无眠”为一篇词眼,写尽了伶仃孤处的滋味,是摹神之极笔。周济曾云:“柳词总以平叙见长。或发端,或结尾,或换头,以一二语勾勒提掇,有千钧之力。”(《宋四家词选》评柳永《斗百花》)移论此词,也是再恰当不过。 《戚氏》一调为柳永所创。全词二百一十二字,是重头巨制。从音律上讲,通篇谐协美听,句法活泼,平仄通叶,韵位尤错落有致。音律如此考究,也超过了一般的词曲。这是因为柳永不仅是一位出色的词人,还是一位优秀的音乐家。因为他兼有二者之长,才能创作出这样声情并茂、体制繁复的新声来。此词一出,流传很广,当时就有“《离骚》寂寞千载后,《戚氏》凄凉一曲终”(转引自《碧鸡漫志》)之赞词。其风靡一时的影响,据此可见一斑了。

  一般人论及柳永词者,往往多着重于他在长调慢词方面的拓展,其实他在小令方面的成就,也是极可注意的。我以前在《论柳永词》一文中,曾经谈到柳词在意境方面的拓展,以为唐五代小令中所叙写的“大多不过是闺阁园亭伤离怨别的一种‘春女善怀’的情意”,而柳词中一些“自抒情意的佳作”,则写出了“一种‘秋士易感’的哀伤”。这种特色,在他的一些长调的佳作,如《八声甘州》、《曲玉管》、《雪梅香》诸词中,都曾经有很明白的表现。然而柳词之拓展,却实在不仅限于其长调慢词而已,就是他的短小的令词,在内容意境方面也同样有一些可注意的开拓。就如这一首《少年游》小词,就是柳永将其“秋士易感”的失志之悲,写入了令词的一篇代表作。

  柳永之所以往往怀有一种“失志”的悲哀,盖由于其一方面既因家世之影响,而曾经怀有用世之志意,而另一方面则又因天性之禀赋而爱好浪漫的生活。当他早年落第之时,虽然还可以藉着“浅斟低唱”来加以排遣,而当他年华老去之后,则对于冶游之事既已失去了当年的意兴,于是遂在志意的落空之后,又增加了一种感情也失去了寄托之所的悲慨。而最能传达出他的双重悲慨的便是这首《少年游》小词。

  这首小词,与柳永的一些慢词一样,所写的也是秋天的景色,然而在情调与声音方面,却有着很大的不同。在这首小词中,柳永既失去了那一份高远飞扬的意兴,也消逝了那一份迷恋眷念的感情,全词所弥漫的只是一片低沉萧瑟的色调和声音。从这种表现来判断,我以为这首词很可能是柳永的晚期之作。开端的“长安”可以有写实与托喻两重含义。先就写实而言,则柳永确曾到过陕西的长安,他曾写有另一首《少年游》,有“参差烟树灞陵桥”之句,足可为证。再就托喻言,“长安”原为中国历史上著名古都,前代诗人往往以“长安”借指为首都所在之地,而长安道上来往的车马,便也往往被借指为对于名利禄位的争逐。不过柳永此词在“马”字之下接上“迟迟”两字,这便与前面的“长安道”所可能引起的争逐的联想,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反衬。至于在“道”字上著以一“古”字,则又可以使人联想及在此长安道上的车马之奔驰,原是自古而然,因而遂又可产生无限沧桑之感。总之,“长安古道马迟迟”一句意蕴深远,既表现了词人对争逐之事早已灰心淡薄,也表现了一种对今古沧桑的若有深慨的思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